季先生

瓶邪only 不拆不逆不接受性转
喜欢的画手都粉了某个令人讨厌的cp
很绝望

【瓶邪】日常

       我准时在早上十一点醒了,揉揉眼看向床外侧,这里早就没了闷油瓶的身影,再摸一摸褥子,嗯一点温度也没了。

       这样坐了一会,我脑子逐渐清醒起来。这他妈都十一点了,有闷油瓶才怪啊!

       众所周知,闷油瓶是个非正常的老年人,他每天五点准时起床,绕着山头跑一圈再回来。日日夜夜风雨无阻,其坚韧不拔的品质值得所有人学习。

       如果他过了八点不回家吃饭,那就说明他会晚点回家。比如看见点小动物抓来做储备粮之类的。

       我飞速的套上衣服,准备去洗刷,一打开卧室门,却发现胖子正以一葛优躺的姿势躺在沙发上看电视。电视的声音很小,不打开卧室门根本听不见。

       我心道奇了怪了,胖子居然这么细心了,还懂得关小音量保证我的睡眠质量。我很感动。

       结果胖子听见动静转过头来,叹了口气,道:“天真,你特娘的终于醒了,你再不醒,我都想去你卧室直接揍醒你丫的了。”

       我一听来气了,感情他关小点还挺委屈的:“去你大爷的,我怎么了,我睡个懒觉都碍着你了啊?”

       胖子啧咂了几下:“那是,这懒觉可真是够懒的直接把早饭睡成了午饭啊。胖爷我在这儿等你吃饭可是饿了一早上的肚子啊,你就这么说我,可真是让胖爷我伤透了心啊!”

       我皱眉,说道:“你吃饭关我啥事儿啊?”

       胖子说:“小哥出门前特地告诉我,今天一定要我好好照顾你,不仅早饭午饭要监督着你,而且还要特别注意不要让你偷偷去吸烟。”

       靠!闷油瓶这家伙居然找胖子监视我!

       “你难道要背叛组织?”

       “小哥的话,胖爷我还是得听的~倒斗界一枝花,不认怂不行~”

       我在心里默默把自己的战斗力和胖子的战斗力对比了下,emmmm,打架我不一定输,可他的体重……还是算了吧……

       无奈我认命地去了洗刷间,开启我被监视的一天。

       等我洗刷好,胖子已经把饭端到了桌子上。

       不过我就刷个牙洗个脸的空挡,饭就做好了?这也太迅速了吧?

       “你从哪儿弄的?怎么这么快就好了?”

       胖子一脸怨恨地看了我一眼没说话。

       我:“……”

       我不就问问饭从哪来的么?至于用这种眼神看我么?!

       “你这是什么眼神啊?啊?”

       胖子一屁股坐下:“哎呀,恋爱的腐臭味啊。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,为何我胖爷没有姓名呐……”

       他这么一说我马上反应过来了,这饭原来是闷油瓶留的。这么想着,嘴角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。

       胖子拿筷子敲了敲我的碗:“行了行了,别笑的那么淫荡。”

       我瞪了他一眼,伸腿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:“你他妈的才淫荡,吃都堵不住你的嘴。”

       其实平时我在雨村还是很无聊的,胖子看着我也是为了我好。

       一般我都会拿个小马扎在门口一坐,玩个游戏。其实我对这些东西还是很感兴趣的。奈何年龄搁在这儿,我这硬胳膊硬腿的,坐久了难免会难受,所以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只好干点别的。比如遛遛狗,逗逗闷油瓶养的鸡。

       说起闷油瓶养的鸡,我就不由得想起那只鸡,那只被我称为鸡中豪杰的鸡。

       春天到了,小动物们都到了交配的季节,闷油瓶的鸡也不例外。不过闷油瓶养的鸡那怎么能一般,这只鸡的眼光很独特,它爱上了隔壁家的翠花。

       翠花羽毛丰盈,体态优美,走路都摆着架。豪杰只一眼就爱上了她。

       只不过翠花的主人是隔壁大妈家的,要知道,她跟我们可是因为鸡结了不少梁子。所以这段爱情注定不会有什么结果。可是爱情使鸡盲目,大公鸡每天都飞到隔壁墙头上,显摆它的羽毛和大尾巴,有时候甚至直接飞到隔壁大妈的院子里。

       这就苦了我们仨。从我们搬过来,争吵就没断过,尤其是胖子,对着隔壁大妈,都能唱出青藏高原来。我和胖子一个德行,对她烦的不要不要的,所以拯救豪杰的任务全都肩负在了闷油瓶身上。

       可时间长了,我就烦了,闷油瓶整天为了一只大公鸡挨骂?我都没骂过凭什么让她骂,然后终于有一天大公鸡又降落在了她家院子,她又准备开口骂闷油瓶的时候,我回骂了过去。骂完她,我大手一挥,把这只鸡中豪杰给炖了。

       闷油瓶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我特别乖巧的坐在沙发上等他。

       他推开门见我还没睡,有点惊讶,随即又一皱眉。

      “这么晚了,怎么不睡觉?”

       我对着他嘿嘿一笑:“等你啊,小哥,我今   天可乖啦。”

       他伸手在我头上摸了一把,嗯了一声。然后俯身亲了我一口:“下次就别等我了,早点睡。”

       我也亲了他一口点了点头:“好吧好吧。”

       有时候我就觉得我是那只豪杰,而闷油瓶就是我的翠花。╮(╯▽╰)╭比如现在。

  END

【瓶邪】兔子

     闷油瓶上山巡逻的时候,抓来两只兔子,一只白的一只灰的。
     我不以为意,俩兔子被我一提,扔进了鸡笼子。
     野兔子在林子里自由惯了,受不了拘束,头天夜里就从鸡笼子里跑了出来。
     第二天我们起床出来刷牙洗脸的时候,才发现,自家菜园子的菜全被啃的不成样子了。
     闷油瓶眉头一皱,我立刻觉得事态不妙,连忙挡住闷油瓶:“小哥,你别生气,这兔崽子野习惯了,看见点好吃的肯定拔不动腿,你别和它们计较,咱就把它们放生了吧。”
     闷油瓶抬头看了我一眼,道:“吴邪,我抓来是给你吃的。”
     被他这么一说,我才想起来,前几天我吃鸡肉的时候说过想吃兔子肉,没想到闷油瓶居然还记得。
     我只好笑道:“这兔子也怪可爱的,我就不吃了。放它们自由吧。”
     闷油瓶看了一眼兔子,嗯了一声,转6身回了屋子。
     于是这两只兔子得到了自由。
     我以为这事儿就算完了,没想到第二天闷油瓶带回来一个兔耳朵的头饰。
     我非常疑惑:“小哥你从哪弄得这玩意儿啊?干什么用的?”
     闷油瓶淡淡回了我一句:“可爱,给你戴。留着晚上用。”
     靠!
     我把东西往地上一摔。
     可爱,可爱你大爷!我他妈的再也不夸兔子可爱了!用你妈用!日你姥姥!